黑白直播app官方版下载
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!

杨东被庞支队送回住处之后,很快在出租屋内见到了罗汉和林天驰等人。

“东子,没事吧!”杨东进门后,林天驰就急匆匆的迎上来问了一句。

“我没事。”杨东说话间,也扫视了一眼林天驰,见他同样没出现什么意外,内心稍安。

“今天到底怎么回事?们俩被柳效忠跟上了?”罗汉站在旁边插话问了一下。

“嗯,我在咖啡馆门外,看见柳效忠了,后来我引开他们的时候,对方动了枪。”杨东点头回应。

“动枪了?”罗汉再次一愣。

“他们开枪打的是车的轮胎,后来警察到了,他们就走了。”杨东说话间,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自顾倒了一杯水:“我现在想不通的是,柳效忠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,忽然对咱们出手!”

“是啊,按理说,古保民当初既然同意给咱们拿了二百万的赔偿,为的就是花钱买一个眼前的心安,从逻辑上讲,他是不会这么快对咱们出手报复的,否则他那二百万,不就白花了吗。”林天驰把话说到这里,忽然停顿了一下:“说,他会不会是因为找到赖宝芸以后,把手里的事办完了,所以开始腾出功夫对付咱们了?”

“有可能。”杨东听完林天驰的话,点燃了一支烟,沉吟了差不多三十秒后,继续开口:“当初柴哥让我去找赖大泽,对我说杭毅龙的妻子在赖大泽手里,还说他在身死之前,手里置办了不少产业,按照杭毅龙的身价,是弄不起那些东西的,所以虽然柴哥没有明说,不过我也能猜出个大概,那些产业,应该是古保民利用杭毅龙的外衣,为自己置办的私产,而杭毅龙一死,那些财产的继承权,自然就落在了他的家人手里,所以古保民急于找到赖宝芸,应该就是为了拿回杭毅龙名下的产业,如果这么算的话,赖宝芸已经被咱们交给古保民很长时间了,按照日期来算,古保民那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应该已经拿到了杭毅龙留下的东西。”

“那也不对啊,即便古保民真的拿到了杭毅龙名下的遗产,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而且咱们也把赖宝芸交给他了,他为什么还要对咱们不依不饶呢?”林天驰满心疑问。

“或许是,为了灭口?”杨东说出这句话之后,把自己也吓了一跳。

丸子头美少女湿身美肌迷人电眼私房写真图片

“灭口?好端端的,他对咱们痛下杀手干什么?”罗汉眉头紧蹙。

“古保民既然同意出二百万从咱们手中赎走了赖宝芸,说明他一定不想把事态扩大化,但是不管是出于古长澜那件事,还是因为咱们在他这要走二百万的事,都已经让咱们之间的恩怨变得深厚,不可能就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过去,假设古保民真的拿到了杭毅龙的财产,那么等他稳定之后,肯定也会收拾咱们。”杨东停顿了一下,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:“既然这一步早晚都要走,那么古保民现在对咱们动手,唯一的解释,就是他想把这件事情彻底掩盖下去。”

“是说,他怕咱们把赖宝芸的事情,捅到岳子文那里去?”林天驰挑眉问了一句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杨东微微摇头:“不过柳效忠出现在了咱们被偷袭的场合,不觉得这件事情挺怪诞么,或者说,整个大L,还有谁可能要咱们的命呢?”

“艹他妈的古保民!简直让人忍无可忍!”罗汉咬牙喝骂了一句,紧握的拳头关节泛响:“东子,古保民已经把事情给做到这一步了,咱们不能忍了!”

“不忍,想怎么办?”杨东反问一句:“自从上次黄占武袭杀郝麻子有以后,杭毅龙也命丧当场,最近这段时间,古保民像只王八一样,整天龟缩着不出门,即使出门,也是前呼后拥的,古保民混了这么多年,手里还是有点硬茬子的,在他有准备的情况下,咱们根本近不了他的身,所谓报复,也不过是一纸空谈。”

“可是柳效忠呢,他现在已经盯上咱们了,如果这个祸害始终都在,咱们还能有安生日子吗!”罗汉再问。

“柳效忠这个问题,的确亟待解决,但是他在暗,咱们在明,怎么找他。”

罗汉被噎的哑口无言。

“东子,即使咱们跟柳效忠真的明暗有别,可是也不能总是任由他始终这么对咱们虎视眈眈吧?”林天驰随即补充。

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憋了半天词的罗汉点头应和。

“是啊,柳效忠的事情不解决,对于咱们来说,他永远是个雷,因为古保民如果想对付咱们,柳效忠在什么时候,都会是打头阵的那个人。”杨东做了个深呼吸:“但是现在柳效忠形同鬼魅,咱们之前跟他又没有过多交涉,想找到他,会很难,目前能做的,只有提高警惕,并且在柳效忠再度出现的时候予以还击。”

“如果柳效忠出现,咱们怎么处理?”林天驰点头应和。

“柳效忠现在是通缉犯,如果有可能的话,尽量把他扔给警方,如果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就自己跟他拼。”杨东目光平静的补充道:“柳效忠现在已经是通缉犯了,即使他真的出现什么意外,古保民为了保住自己,也不会选择经官的。”

“只要柳效忠再度出现,我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王八蛋!”罗汉目光阴沉的开口。

“找个时间,把小波和顾北明接回来吧,毕竟郝麻子是死在黄占武手里的,总让他们两个在外面飘着,万一被人盯上,也会产生麻烦。”

“放心,一会我去租一台车,尽快把人接回来。”罗汉点头应和。

……

另外一边,柳效忠在咖啡厅门口暴露之后,直接回到了智利商务,而且等他再安排人回到咖啡厅的时候,杨东早已经离开多时,并且林天驰也已经被人接走了。

智利商务办公室内,柳效忠坐在白红利的办公桌对面,脸色愤懑:“确定杨东的车是去了刑警队吗?”

“当初我定位赖宝芸号码的时候,不是在那里看见杨东了吗,所以对于我的技术手段,无需怀疑,我百分百能确定,杨东的车开到了刑警队,不过定位器的信号源到了刑警队就失踪了,应该是被发现了。”白红利笃定的回应道。

“呼!”

柳效忠做了个深呼吸之后,微微握拳:“看来杨东应该是发现我在跟踪他之后,去刑警队点我了。”

“这点可以放心,我的定位器都做过技术处理,即使杨东报警了,警察也查不到我这里来。”白红利停顿了一下:“这个杨东能敏锐的发现,而且还把车开到了刑警队去做技术鉴定,说明这个人的反侦察能力很强,接下来再继续盯他,就不好办了。”

柳效忠听见这话,十分无奈的掏出手机,拨通了古保民的号码。

“讲。”古保民接通了电话。

“杨东发现我了,我暴露了。”柳效忠直言回应。

“……”古保民闻言沉默。

“杨东这小子,比我想象中的贼。”

“如果赖宝芸在他手里,而且他还发现了已经注意到他了,那么接下来,他很可能会狗急跳墙,一旦他铤而走险,要把赖宝芸送给岳子文的话,咱们就满盘皆输了。”古保民坐在办公室内,用手指急促的敲打着桌面:“现在马上把赖大泽扣了,赖宝芸现在能够相信的人,只有他。”

“放心吧,自从赖宝芸失踪以后,我就已经把赖大泽控制了!”

“好,有什么问题,随时沟通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……

傍晚六点,天色逐渐昏暗,已经睡醒的张晓龙和霍恩阳两人一起离开了公园,乘坐出租车赶到了智利商务附近的一处地下停车场,站在了柳效忠的车前,最近一段时间,柳效忠为了跟踪杨东,弄了好几台车,而之前那台斯柯达明锐,因为暴露在了杨东的视线里,所以就被扔在了这个地下车库,暂时雪藏了起来。

“把这车捅咕开,咱俩开走。”张晓龙站在斯柯达车边,扬了扬下巴。

“行。”霍恩阳闻言,在背包里掏出了一个电子转码器,猫腰蹲在了车边:“这几年跟在身边,我啥都学会了,儿子撒谎,我现在就是不干这行,出去也能是挺牛逼的手艺人。”

“别磨叽了,抓紧整吧,今天晚上,咱俩还有大活呢。”张晓龙打了个呵欠,站在了一边。

大约五六分钟以后,霍恩阳收起解.码器,拽开了车门,又把头探在了方向盘下面,拽出了连接连点火线圈的电源线。

“兹拉!”

一阵火花轻微飞溅,斯柯达顺利启动,张晓龙见状,也随即坐进了副驾驶,同时放下遮阳板,挡住了自己的面孔。

“嗡嗡!”

斯柯达泛起轻微轰鸣,很快驶出了地下车库。

“龙哥,咱们去哪啊?”霍恩阳扭头问道。

“去杨东的住处。”张晓龙懒洋洋的应答。

“去杨东那?万一他们认出了这台车,把咱们当成了柳效忠,这要是干起来,咱们俩不就操蛋了么……”霍恩阳把话说到一半,微微一怔过后,随即咧嘴一笑:“我懂了。”

“多学着点吧,学到手都是活。”张晓龙闻言一乐,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“喂?”电话另一端,已经独自在黑旅店住了好几天的赖宝芸,很快接通了电话。

“怎么样,住的还适应吧。”张晓龙笑问。

“我女儿怎么样了?”赖宝芸语气焦急。

“我不是说过吗,只要听话,她肯定没事。”张晓龙话锋一转:“我发给的台词,背熟了吗?”

“嗯。”赖宝芸妥协的点了点头。

“准备一下吧,今晚就看发挥了,呵呵。”张晓龙语罢,伸出手指挂断电话,随即一脸轻松的靠在了座椅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