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版抖阴
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我的傻白甜老婆最新章节!

杨桂兰这句话,直接让现场欢腾的声音安静了下来。

所有夹道欢迎的人群,此刻都一脸骇然的盯着杨桂兰。

这中年那妇女,一看就是大妈,穿的也很普通,她居然敢对五夫人如此轻言和呵斥?

完了!

要出事!

果不然,面前那个看上去温文儒雅的女子,脸上慈爱的笑意骤然凝固,眼角闪过一丝寒光,挤出笑容,询问道:“刚才说什么?”

陈平看到这抹笑容的瞬间,就知道完蛋了。

五妈妈的性子,绝对是岛上看上去最温和,但是生起气来最暴躁的那一个!

就连父亲,在五妈妈生气的时候,都要避让几分。

此刻,看到五妈妈嘴角那淡然的笑意,陈平就明白了,杨桂兰的好日子到头了。

可是,杨桂兰却浑然不觉,满脸狐疑的扫看了几眼四周的人群。

90后清纯姑娘变装秀大眼

啥情况,人群的欢呼声怎么停止了?

跟着,她戒备的看向面前穿着打扮都很富贵的女子,哼声道:“怎么,不就是个来迎接我们的保姆么,穿的这么好,想干什么?知不知道我是谁?我女婿可是们岛上陈家的少爷!就这样的下人,也配接近我女儿?”

杨桂兰好死不死,在这个时候耀武扬威。

江婉坐在轮椅上,看到母亲如此作态,也很是无奈,赶紧开口道:“妈,别乱说了,这里毕竟不是上江。”

杨桂兰可不听,瞪了一眼江婉,道:“女儿,妈这是在教道理,到了这里,就得拿出女主人的气态来,要不然,会被人欺负的!”

说罢,她看向陈平,横眉瞪眼的道:“女婿,这人谁啊?一点礼貌都不懂,要是家的保姆,直接开了。”

陈平无奈的摇摇头,一句话不说。

对面的女子,这会却往前走了一步,冰冷的眼眸,流露出刺骨的寒意,道:“早就听说,平儿的丈母娘是个牙尖嘴利、贪财负义之人,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“,说什么呢?没大没小的,一点都不懂规矩!等我到了陈家,我一定叫亲家公把开除!”杨桂兰大吵大叫着。

然而,下一秒!

啪!

清脆的巴掌声,响彻整个港口!

上万民众,亲眼目睹了五夫人一巴掌狠厉的抽向杨桂兰!

一刹那间,杨桂兰懵了,瞪大了眼睛,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看着面前的女子!

“啊!敢打我?这个臭鱼烂虾居然敢打我呸?我女婿可是们岛上陈家的少爷,居然敢打我?们不是来欢迎我们的吗?我要弄死!”

杨桂兰疯了,张开手,扑上去就要挠那个气态冰冷的女子。

啪!

对方又是一巴掌,狠狠的摔在杨桂兰脸上!

“醒了没?”女子寒声问道。

杨桂兰懵了,双手捂着脸颊,神情慌张带着恐惧,扭头看向陈平,喊道:“女婿,看看,这个保姆居然这么嚣张!我可是丈母娘啊,她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面打我?”

陈平哼笑了一声,上前一步,朝着那女子微微躬身道:“五妈妈。”

女子眉开眼笑,笑容似春风一般,刚才身上的冷意瞬间就收敛了下去,很是开心的应了一声:“哎,回来就好。”

说罢,她抬手示意身后的随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见面礼,道:“五妈妈一直在岛上,们成婚的时候,我没去,孩子出生的时候,我也没去,这是五妈妈准备的一点小礼物。”

说罢,四名随从将金色托盘上的红布掀开!

嘶嘶!

场倒吸一口凉气!

虽然这些人都世代生活在这座岛上,也知道陈氏在这里就是天!

但是,此刻见到那托盘上的礼物,也都很是震惊!

翡翠玉镯一对,纯金项链和手镯一对,鸽子蛋大般的钻戒一对,还有一张金色的银行卡。

她走到江婉面前,含笑道:“辛苦了,这些是五妈妈送给和孩子的见面礼。”

江婉此刻看到那托盘里的东西,也傻眼了,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,赶紧笑了笑,朝着女子叫了一声:“五妈妈……”

女子满脸幸福的笑意,眼神很是溺爱的看着江婉。

沈曼是真的喜欢江婉。

上次听四姐谈起江婉,她就喜欢的不得了。

这会儿,杨桂兰站在一边,脸颊通红,看到这一幕,缩着脑袋不敢说话。

什么东西?

五妈妈?

陈平的五妈妈?

亲家公到底娶了几个?

关键是,自己一来就得罪了亲家公的五夫人,看目前的形势,自己还能有好?

果不然,沈曼在和江婉说了两句后,抬眉,眼神冰冷的看了眼杨桂兰,而后,她当着所有人的面,警告道:“我警告,这里不是外界,若是敢再像刚才那样不知收敛,或者在岛上做出任何令我讨厌的事情,我会把丢进海里喂鲨鱼!”

咯噔!

杨桂兰听到这话,浑身一颤,眼珠子滚来滚去,赶紧躲在江婉后面,闷闷的不说话。

沈曼也懒得和这种女人计较,扭头看向陈平,示意他走到一边。

“五妈妈,什么事?”陈平跟在沈曼身后询问道。

沈曼看了眼那边欢呼的人群,眼神有些担忧的看着陈平,伸出白皙修长的玉手,替陈平整理了一下衣领子,问道:“陈庆华他们带回来了?”

陈平点点头,道了句:“带回来了。”

“放了吧。”沈曼忽的说道。

陈平眉头一拧,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沈曼叹了一口气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分家那边给了我们很大压力,父亲今日也不在岛上,若是分家宗正带人过来,对没好处。”

“父亲不在岛上?”陈平疑惑了。

沈曼点点头道了句:“父亲向来做事不会跟我们说的,他这次为了将们带回岛上,做了很多布局,要知道,盯着的人,不光只有分家,父亲扛了太多了。就暂且委屈一下,放了陈庆华和陈立文他们,避免本家和分家之间闹出不愉快。”

陈平眼神一沉,想了想道:“五妈妈,我知道是为我好,但是,我这次回来本来就没打算放过分家。要是陈克生真的敢带人过来,那我就看看,他能做些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