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手app是只能每天看七次么
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我的傻白甜老婆最新章节!

就在大家以为这样就结束的时候,陈平再次说道:“哦,对了,还有一句话,我要送给在座各位心怀不轨的家伙们,不要妄想在我境内挑事,们的一举一动,我们都看在眼里,如果们不想死的话,就安安静静的看完这场擂台赛,然后滚出上沪,滚出我境!”

霸道!

这一刻,陈平身上骤然散发出无比强烈的杀意!

其身后,八道身影,也是骤然爆发出气势!

场,顿时安静了下来!

大部分人都不明白陈平这句话的意思,纷纷揣测着什么。

而那些混在人群中,眼眉阴冷的家伙们,纷纷脸色凝重。

因为,他们从现场,或者最中央高出的镜头内,在那八道身影的肩膀上,看到了一个特殊的标致!

属于战龙的标致!

这样的特写,已经是明示的警告了!

不少暗中蠢蠢欲动的家伙们,也立刻拨通了各自背后势力的电话,请示着下一步的行动。

纯净白嫩蕾丝美眉笑容清新迷人私房照

基本上,他们得到的回复,是按兵不动,静观其变。

紧跟着,在大家的视线内,周崇岳带着周老爷子的骨灰盒,登临了场最高的那位位置,将其放在了上面。

而后,周家众人则是部坐在两侧,静静的守着。

这一幕,被同画面直播,引起了不小的共鸣。

一代国术脊梁啊。

与此同时,米国的世界武术协会总部,也是紧急召开了会议,共同商讨着对策。

轮值理事会长逝世了,世界武术协会需要选出新的轮值理事会长。

会议室内,不少各国人士的面孔,此刻皆是各怀鬼胎,争吵的不可开交!

有一半的人,支持扶桑山下一族成为新的理事会长。

还有一半的人,则是各抒己见。

现场,几位国术代表,则是完成了众矢之的。

啪!

其中一位国术代表,约莫四十多岁,一脸的刚正不阿,愤怒的拍着桌子,起身喝道:“我抗议!周会长刚刚逝世,们却想着更换理事长单位,是不合规矩的!就算要换,也要周家人提出辞职,否则,在周会长任期结束前,按照规定,理应由周家人代理会长。”

就在他这句话说完的同事,整个会议室内,大部分人目光不善的投向了他。

其中,以一个高个子的白人为代表,长得那是尖嘴猴腮的,眼窝深陷,显得很是势利。

他冷冷的笑道,用蹩脚的中文说道:“于秘书,请注意说话的方式,这里是世界武术协会,不是们国内。我们,有权利决定下一任的理事会长,由谁来担任。所以,请闭上嘴!否则的话,我叫人将赶出去!”

威胁!

赤裸的威胁!

那中年男子于刚,还想说什么,一旁的另一个同胞,则是在桌底下拉了拉他,对他摇摇头,意思就是不要轻举妄动。

于秘书眼角一寒,捏了捏拳头,忍了这口气。

跟着,会议正常进行。

那个白人乔治尔尼斯,摊手,往老板椅一靠,对大家笑了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举手表决,同意扶桑山下一族成为下一届总会理事会长单位的,请举手。”

唰!

场,一大半的人,都举手同意了。

看到这一幕,于刚和另一个男子,也都很是愤然!

太可恶了!

他们居然真的敢这样!

乔治尔尼斯会心的笑了笑,直接让助理拿出一份文件,自己率先签了名,而后递给在场的各地区的代表,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签字吧。”

各地区的代表分别签了字。

等文件传到于刚面前时,他拿着笔,一脸的愤怒,直接起身,将笔按在那份协议上,而后眼神冷冷的扫视场,道:“这是一份屈辱的协议,是们对我们国术的歧视和羞辱!我于刚,不会签!”

说罢,于刚直接离开坐席,转身离开会议室。

顿时,会议室内,各种嘈杂的我议论声都有了。

大家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。

于刚在走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,脚步一顿,沉痛的捏了捏拳头,转身,对那些坐着的众人,道:“请们记住……请们记住,我国人,我们国术的传承人,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!”

说罢,于刚带着人直接离开了世界武术协会会议室。

出了门,上了车,于刚对助理道:“马上通知国术总会,通知周崇岳,就说,世界武术协会开始对国术动手了,以扶桑山下一族为代表的势力,正对我们虎视眈眈。”

“是的,于秘书。”那助理立马应了声。

于刚脸色很是难看,跟着又道:“还有,通知我们在协会的所有弟兄,今天部提交辞职,晚上跟我回国。”

于刚想的很多,他知道那帮人一定会报复,必须提前做好准备。

视线回到上沪的世界擂台赛现场。

陈平已经和周家众人落座,此刻周崇岳一脸急色,走到陈平身侧,侧耳小声道:“陈少,刚刚从世界武术协会传回来的消息,协会打算对我们周家和国术动手了,他们起草了一份协议,直接要撤除周家在协会的理事会长的地位,同时扶持扶桑山下一族担任新的理事会长。”

周崇岳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并没有太多的意外。

因为,他早就猜到了。

但是没想到,那群人动作这么快,这么迫不及待。

陈平听完后,脸色一沉,眉头一簇,口中呢喃了两句:“世界武术协会吗?”

当初,周家担任世界武术协会理事会长的职位,是陈平暗中资助的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个协会到底成了什么样,陈平也不清楚。

他沉思了片刻,而后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问道:“对世界武术协会了解多少?”

电话那头,一道恭敬的声音传来,巴黑特问道:“噢,敬爱的陈少,您是想收购世界武术协会吗?”

“可以吗?”陈平问道。

毕竟涉及到外资,而且还是跨国性的协会。

“当然,只要是陈少您想要的,我都可以帮您买下来。”巴黑特回道。

“行,半个小时后,我要拿到世界武术协会的部份额。”

陈平说着,便挂了电话,对一旁的周崇岳道:“解决了,坐下来看比赛吧。”

解决了?

周崇岳愣了一下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但他还是恭敬的坐在了一旁。

终于,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,世界擂台赛,正式开始!